玩极限运动的人是天生喜欢刺激、不怕死吗?

发布于:2018-02-23 作者:admin 浏览人数:

  上个月(2017年11月),极限运动爱好者吴咏宁在一次表演中不幸坠楼身亡,这个消息瞬间震惊网络。一些人看到吴咏宁生前表演的视频时总会有这样的惊叹,极限运动不就是“找死”吗?图片

  上个月(2017年11月),极限运动爱好者吴咏宁在一次表演中不幸坠楼身亡,这个消息瞬间震惊网络。一些人看到吴咏宁生前表演的视频时总会有这样的惊叹,极限运动不就是“找死”吗?

  储镒恬和王艺在这个环节中,率先出场,二人最终拿下了本场最高分,剩下的选手开始分数呈递减状态,其实,有几个人表现真的不错,但是导师对部分选手或许存在偏见。

  安全性和危险性的平衡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我们动或者不动这种平衡都存在着,理论上不存在绝对安全,否则也不会有“意外”。

  从字面不难理解,“极限运动”在“运动”一词前多了“极限”的修饰,与一般运动相比,极限运动并不是找死,而只是安全性相对来说更低,危险性更高。

  得到的答案都很统一作为人类面对未知的死亡都是怕的,不同的是他们更喜欢用恐惧这个词汇,他们直面的不是死亡,而是恐惧。

  最近极限咏宁坠楼身亡的消息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相信喜欢极限运动的小伙伴对极限咏宁不是很陌生,极限运动是指各种极具危险性的运动项目,很多极限高手基本都是年轻人,以追求惊险刺激为乐趣,向自身挑战,超越自我生理极限,在给观众带来视觉冲击的同时,也最大的满足自己的征服欲望。极限咏宁是中国极限第一人,但是不幸坠楼身亡,一起来看看关于极限咏宁坠楼身亡的相关情况吧!

  比如一位极限爱好者是这样答复我的:如果直面死亡的话,那种感觉更像是得了绝症晚期的状态,做任何努力都无法摆脱掉死亡;但极限运动不是,极限运动并不是直面死亡,而是直面恐惧,这种恐惧当然有怕死的成分,可极限运动是有得选择的,所有爱好者日常一些锻炼、训练的内容和行为,都是为了克服恐惧,减少伤病乃至于死亡的可能性。

  今年,中国将有七位超模登上秀台,分别是刘雯、何穗、奚梦瑶、雎晓雯、谢欣以及法国籍华裔陈瑜,还有剩下的一位将在维密海选真人秀《天使之路》中选出。这也是中国超模加入人数最多的一届维密秀。

  换句话说极限运动的确存在很高的危险性,但对于极限运动爱好者说,他们是可以把危险性发生的概率降到最低,同时享受运动。

  事实上,任何运动都有挑战恐惧的成分,很多健身爱好者在练习卧推的时候,下放杠铃阶段也会本能地担心自己被砸到,这也是带有恐惧且具有一定危险性的运动。

  很多时候一些简单的运动只是由于我们生活环境改变了,所以看着不那么“极限”,比如在原始社会,人类简单的奔跑行为并不是为了锻炼身体,更多的是在求生或者狩猎。

  如果你想练习攀岩、跑酷,那么可以去尝试和练习,不要担心伤病或者突然死亡。

  对于外界附加的如“玩命儿”一类的标签,焰十三并不认可。“极限运动所带来的视觉刺激和呈现,让大家就会认为他是一个很危险的项目。但任何一个极限运动运动员都是经过了成百上千次的训练。”他说,“没有人想‘玩命儿’”。

  当然,有些极限运动可能只适合咱们在视频上观看一下,因为很烧钱,或者没法普及,比如高空极限跳伞。

  最终,储镒恬、王艺、石闻拿到了0.5分。此次大家拍摄大片的主题是敦煌沙漠,要和黄沙融为一体,执导老师是秦舒培和YU TSAI,在拍摄过程中,吴月和YU TSAI的对话让不少人深思。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搜索二维码下方的微信公众号,随时随地获取最新鲜的TMT资讯

  很多人在看极限运动员表演的时候都会认为这帮人疯了,这只是极限运动展示给人的结果。实际上在进行一项挑战项目时,极限运动员会思考的更多,他们会思考更多的方案和可能性,并不是倒吸一口气直接看临场反应,所以用“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来形容极限运动再贴切不过。

  一位滑板爱好者在表演了滑板在楼梯扶手上滑下后接受采访:“你不怕摔倒或者突然滑板飞出后,你可能会胯在扶手上,要害部位受伤吗?

  2017年维密大秀于上海举办,此次迎来了史上最多的七名中国天使的豪华阵容。当晚关于维密的热搜话题不断,几乎霸占整个微博榜单。

  他的回答是:当然有这样的可能性,但他在此前针对这个小挑战做了很多练习,而且他下滑前就考虑过几种跌倒的可能性,尽量不伤及要害。所以在运动过程中,更多是需要专注,在高难度高危险性的阶段完成后,余下时间就是用来享受刺激了。

  很多极限运动爱好者也给我这样的感觉,他们面对任何危险都会在短时间内缜密的思考,然后相对应的做出反应,这可能和平时大量的训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有一种说法认为极限运动的人都是多巴胺上瘾挑战极限的时候,大脑会本能的分泌多巴胺、内啡肽来让人产生愉悦的感觉,一旦停止极限运动这种感觉就会消失,从而感觉到沮丧等负面情绪。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对于这样的说法,几位极限运动爱好者笑称:可能还没达到这样的高度,或者生活的压力太大,盖过了极限运动的多巴胺、内啡肽。

  逝者为大,况且此事并无对错可言。即便我们不能对吴咏宁极限爱好感同身受,但在心中构思出天高海阔任鱼跃的豪情画面后,哪怕依然不能理解,但至少不会去诅咒。

  从常理上这也不难理解,极限运动本身普及率就低,入门门槛也相对其他运动更高,作为爱好者能坚持下来的人就不多,更不要说变成极限运动员,况且这期间有些极限运动的金钱投入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不现实的。

  其实要想在《天使之路》赢得唯一一张维密秀的入场券可不是那么容易,节目中30位候选佳丽要一路厮杀干掉另外29人才有机会登上维密秀场。

  同时,刘青认为:“无论任何一项运动,都应该在可把控和有保障的基础之上进行,毕竟生命是最可贵的。”

  翼装飞行爱好者在悬崖峭壁飞行的姿势看上去酷炫,但对此的技术性要求也是极高。他们需要有很好的身体协调和控制能力,不仅可以实现在悬崖峭壁贴地飞行,在茂密的树林随意穿梭,甚至可以穿越山洞缝隙,像电影特效似的一飞而过!这需要对翼装飞行技术的极限把握,若反应迟钝哪怕仅半秒,就一命呜呼了!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练习极限运动只是一种初级的自我挑战,一种肌肉的功能锻炼,一种排解压力的方式,一种新的运动行为尝试。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极限运动爱好者吴咏宁事件。当我们坐在电脑前看着别人极限运动的视频,这本身就是在消费这项运动。

  吴咏宁以前在横店做过群演、武行,为什么转行开始直播表演极限视频了呢?理由很简单,这样的表演比武行和群演赚得多。

  有给自己强行立人设不成功的陆琪桦,在评委对选手说出“非常酷”的时候,选手又不乐意了,还回怼评委“我明明表演的是性感,你怎么能说我很酷?”

  我想吴咏宁生前肯定权衡过哪种方式赚钱更多毕竟面对着生活的压力,做武行与做极限表演差不多,不同的是武行的受伤危险性更大,而极限运动表演的危险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最主要的是武行很难混出名头,而极限运动表演国内目前做的人很少,市场更大。

  就像看动作片一样,我们安全地坐在各种地方观看动作片,但动作片演员本质上也是在做极限运动,观众们每次更高的感官刺激追求刺激着他们挑战更高难度的动作戏。

  我想无需置疑吴咏宁肯定是向生的,但他的死更值得我们思考,起因可能是由于体力不支,但这背后的原因,可能你、我、网络直播平台,甚至每个点击率,也许都难咎其责。

  当然,这些模特们除了自信之外还贼会给自己加戏,有卖惨又倒贴前男友的李荣浩的前女友陆瑶,蹭男友热度也是蹭的没谁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