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放下脚步的一瞥

发布于:2018-07-24 作者:admin 浏览人数:

  这,是谁的声音?是幻觉?校园那边,春风吹起,小草摇晃着脑袋,好像在和我打招呼。

  哦,山野的桥啊!你引渡一颗颗饱经忧伤的心灵,引渡一段段平平凡凡的人生。山野的桥,我赞美你。

  提到南京,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想到夫子庙,它就像是南京城的一张名片,众所周知,家喻户晓。

  最近,爸爸送了我一件礼物“四旋飞行器”。它是一个黑色圆形飞碟,有四个带发动机的螺旋翼,中间还有炫酷的LED灯,一看就是十分“高大上”的玩具。今天我要带着我的“UFO”出去溜溜,可以在爸爸妈妈的面前好好显摆一下。

  穿行在马路上,霓虹交错。路灯闪烁着些许柔弱、淡黄的光晕,全然不顾黑暗的降临,照亮着每一个角落。光所过之处是多么地温暖啊!它好似一个母亲,轻轻地安慰着孩子,似春风化雨般、轻轻地洗礼着孩子些许黑暗的心。闭上眼睛,即使是在黑夜中,我也能感受到光芒的力量,穿透着我的身体,它抚着我的心灵,鸣笛的嘈杂,全然忘却。总有一个心灵,破茧成蝶,在悄然飞逝的时间中,重拾那些被忽略的平淡。那喧闹的街道,会不会也有心灵的慰藉?难言的恻隐之心,无助迷失的心灵,都在灯火阑珊处释然。仅仅,是放下脚步的一瞥,仅仅是一夜之间灵魂的解脱?

  漫步校园,信手捻来一片绿叶,不禁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暗暗叫绝:它不张扬,不外露,它只是一片再平凡不过的叶子,可有谁,会放下脚步,伫立欣赏?它默默、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一生,不求富贵,不慕名利。春去秋来,时过境迁,它只会重复地循环着枯燥无味的变幻。又有谁,赞扬它?发现它?或许是因为它太不起眼。花开花落,它只守候着自己的树。既然如此,我走上前,将这片微不足道的绿叶放在它附近的泥土之上。放下脚步,我恍若明白了陶渊明的自给自足,没有所谓的桃花源,只有流芳百世的精神。

  我环顾四周,嗅着阳光的气息。瞧啊,花坛里的迎春花星星点点地开着,春姑娘的裙子轻抚过这里。跑道上,一群孩子正在赛跑,红通通的脸上流下了不少汗水,在阳光映照下显得更加生气蓬勃。咦,那一群孩子围着什么呢?原来是一些桃花。桃花有粉的,有红的,真美!

  柳树也抽开了嫩绿色的叶子,姿态万千。可真是“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呀!大诗人贺知章就是在和煦的春风轻拂下,欣赏婀娜多姿的柳树,吟诵出《咏柳》这首诗,把柳树描绘得如此美丽动人。

  如今,北京赛车选号:这墙角的小生命卸下它全部的花瓣,只留花蕊仍矗立在它细长的茎上。而墙角之外,淡粉的樱花、白色的广玉兰、桃红的桃花相继盛开。面对这万紫千红的烂漫,那墙角小生命柔弱却又坚强的倩影又一次绽放在我的心田。 指导老师 王生福

  当然,咱班不管老师去哪儿了,起初还是十分安静的。但过了一会儿,有人就把这寂静的环境打破了,教室里一片混乱。同学们肆无忌惮地玩了起来,整间教室活像热闹的菜市场。但我却很后怕,生怕老师会突然出现。最后我还是禁不住诱惑,加入了吵闹大军。

  跟随着春风,我又看到一群孩子正拿着树苗去植树。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原来今天是植树节呀。“来呀,来呀。”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

  夫子庙不仅有让人垂涎三尺的各色小吃,有唐代诗人刘禹锡笔下的“乌衣巷”、“朱雀桥”,有曾令多少才子心向往之的江南贡院,还有那久负盛名的秦淮河……

  不久,急促的上课铃响了,可一贯守时的李老师却没现身。几个月前热播的《爸爸去哪儿》,火了;这些日子又上演了“飞机去哪儿”,急了;现在我班又上演了“老师去哪儿”,乱了。

  几块宽宽窄窄的木板,跨越溪流两边。桥上,仅剩几道栅栏;桥面,仅几块木板。春日,成片成片的杂草,令人迷醉的野花,在木缝间舒展着、精神着。红色的野蔷薇从木缝中探出头来,粉粉的,感受春天的和煦,接受春日的礼赞。春风拂过,阵阵幽香于是从山野的桥上弥漫开了。秋,老去的杂草静卧桥板,它们谈笑人生,体会生命之终的静寂。几只火红的蝴蝶从桥头枫树上飞下,停在桥板上,不愿离去。桥,成了自然的幽趣之地。

  日子一天天过去,苍穹也从阴云的主宰中逃脱,把晴空暖阳拥入自己怀中。万物在逐渐回暖的日子里开始它们周而复始的、对春的探索。原本在朝霞中只会泛着青黑色的行道树上蹿出了几点鹅黄,原本在秦淮两岸近乎枯槁的垂柳开始遥看有绿近却无。那墙角的、微不足道的小生命呢?它是个可怜的小家伙!无情的围墙阻挡了它对朝霞的问候,高大的教学楼制止了它与晚霞的告别,而中午,它周围恃强凌弱的灌木抢走了它应得的、所剩无几的阳光。这个小花苞日复一日地呆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墙角,那个还漫布着冬的冷凝的墙角,那个连喜欢在操场上“疯”的同学也不愿意靠近的墙角。

  我的童年像金色的阳光,灿烂、温暖、无忧无虑。那些美好的往事经常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其中,这件囧事可能是出现频率最多的了。

  “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已是三月,春天却迟迟没有现身。我迫不及待地去寻找春天的脚印。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当已能确切地看到树木抽出几朵新芽时,在墙角的那个小花苞终于绽放了。它的花开得并不算好看,总共不过十三片花瓣,没有牡丹饱满,没有月季鲜艳,没有荷花清幽,但它的确开了。把原本昏暗的墙角添了几分生机,添了几分明亮。它的花开得很单薄,像一拈即碎的昆虫翅膀,柔嫩的花瓣在微风中颤抖着,好像只要风再大一点,或者只要下一场缠绵的春雨,它的花瓣就会尽数凋零。而上帝似乎很喜欢与它开这恶意的玩笑。在它绽放没多久,寒潮来了,大风一刮就是一天一夜,河堤上的柳树枝不知断了多少根,行道树上的新芽不知吹掉了多少朵!就在我认为这小生命已逝并打算为其准备“葬礼”时,却发现它依旧开着它柔弱的花,花瓣还是薄如蝉翼,花瓣数却也还是不多不少的十三片。

  也许是我哭的声音太大了,大家都围了过来,我一见人多了,从大哭变成了号啕大哭,屋顶都快被我掀翻了。潘老师着急地问:“这是怎么了?摔跤了么?”妈妈一边轻轻抱起我,给我擦眼泪,一边对潘老师问道:“听许惟一说,王老师掉进洞里面去了,这是真的吗?”“掉进洞里?我怎么不知道?”时间在这一瞬间停止了,大家面面相觑。突然间我的耳边传来大家的哄堂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王老师掉洞了!”潘老师甚至还笑出了眼泪,潘老师一边抹着刚才笑出的眼泪,一边解释道:“王老师不是掉进洞里了,而是调动工作了,她调到其他幼儿园去了。”“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我和妈妈都恍然大悟,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当然,咱班不管老师去哪儿了,起初还是十分安静的。但过了一会儿,有人就把这寂静的环境打破了,教室里一片混乱。同学们肆无忌惮地玩了起来,整间教室活像热闹的菜市场。但我却很后怕,生怕老师会突然出现。最后我还是禁不住诱惑,加入了吵闹大军。

  它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越来越远,越来越高,我眼睁睁地看着它栽进了远处的树林。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我们来不及思考,向“坠机”地点跑去,祈祷一切可以挽回。大家在树丛中漫无目的地寻找着,突然听见了一丝马达的声音,随着“嗡嗡”声渐渐变大,我们确信地把目标锁定在一小片树丛中。就是胜利曙光即将来临的时候,爸爸的好心却让我们再次陷入困境。爸爸说用遥控器先把电源关了,不然会把电池烧坏的。关了电源我们开始在锁定范围的几棵树上仰头寻觅,我们边找边看,我们看得眼睛都酸了,还是毫无结果。这时我们想,是时候把留的最后一手打出了,继续用声音线索寻找。可让我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再次发生,四周竟毫无动静,Why,Why?哦!我想起来了,原来关闭电源再开启是要重新对码的,唯一的线索也断了,希望又一次破灭了!

  记得那一天,我兴冲冲地来到幼儿园,上课时间到了,我们纷纷走到座位坐好。咦,怎么只有潘老师一个人,王老师怎么没来?我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找不到王老师那熟悉的身影。王老师长得太瘦了,会不会是生病了所以没来呢?我正在胡思乱想。这时,潘老师的声音响了起来:“小朋友们,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王老师‘掉洞’了!”啊!坏消息!掉洞了!王老师平时对我最好了,掉到洞里一定很疼,我要去看看她。接下来潘老师说的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整整一天我都闷闷不乐的,连我最喜欢玩的玩具都提不起兴趣,满脑子里都是王老师掉进又脏又深的黑洞里的情景。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们登上画舫夜游秦淮河。棕红色的画舫船四四方方,船身上裹着彩灯,看起来闪闪发光,宛如坐进了一条镶满宝石的宝船。船缓缓驶去,微风轻轻吹来,让人心旷神怡。一路赏景,只见岸上的亭台楼阁在五彩灯光的映照下,显得灯火通明;岸边的树木亭亭玉立,宛若火树银花。“九龙壁”上镶嵌着的双龙戏珠彩灯,此刻在秦淮河水的映衬下,栩栩如生,简直就像活了一般。河面上那一座座被彩灯装饰成各种造型的小桥,格外的新颖别致,拱桥、平桥、花桥……简直就是一个个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画舫顺着河水一路前行,我仿佛穿越到了古代,像一位诗人,坐在船头,欣赏美景,吟诗作画,好不惬意!

  绿更是环保。春天到了,鸟语花香。一株株参天大树沐浴着阳光茁壮成长。一棵树就是一座绿色工厂,片片枝叶都是欢乐的音符,为我们送来清新的空气,使每个人都健康、幸福。

  绿是宝贵的资源,请大家爱绿、护绿。希望绿的种子撒播在每个人心中,让大家天天幸福、快乐!

  每当我路过当年的幼儿园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王老师,想起“掉洞”囧事。只是不知为什么,现在的我再不会皱着眉头苦笑了,而是露出无比灿烂的微笑。

  我赶紧跑过去,果然,春姑娘在这里留下了脚印。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小草舒展开身体,张大嘴巴,去喝那甜美的乳汁。小草在雨水的湿润下显得更加翠绿。春姑娘来过这里!当我起身寻找她时,那声音又来了:“来呀,来呀。”春风向校门吹去。

  这时只见宁晔当场脱衣服,他又被刘木易打了一顿,班上还传起了八卦。我看到刘木易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笑的那是一个爽啊!

  曾站在山顶,仰望着这湛蓝的苍穹,它到底有多高?无人知道。天上洁白的云彩,展翅高飞的雄鹰,风中遗失的诺言,总有一个声音告诫我:停下脚步。云端之上,月光,寄托了多少思念?鸿雁,家书何处到达?无人问津,也无人知晓。灵魂的神秘莫测,成全了纯粹的思念,宁静了沧海桑田的情感,飘散在扑朔迷离的烟云之中。心中感叹,揣摩着人类高深莫测的情感。再次瞭望天空,斟酌着字字句句,去表达内心的遗憾。

  终于熬到了放学,妈妈来接我了,我一头扑向妈妈:“不好了不好了!妈妈,王老师掉进洞里去了!”妈妈一边抚摸着我的头,一边安慰我说:“不会的,王老师怎么会掉进洞里去呢?”我见妈妈不相信,哭得更凶了,一边哭一边大喊道:“就是的,不信你问潘老师。”

  明明就在树上的呀!怎么就没有了呢?我一直纳闷难过到现在。我的“飞行器”就这样失联了。 指导老师 杨蓉

  在春寒犹甚的时候,学校围墙的一角冒出了一个粉嫩嫩的小花苞。没有人注意到这小东西是何时破土而出的,也没有人想知道这小东西何时迎风怒放的。因为它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虽长得像月月红,却和墙角丛生的杂草相伴;虽有一个细长的茎,却很难让人找到它的枝叶;虽泛着柔和的淡粉,却裹着一个并不饱满、甚至可以称之为皱巴巴的花苞。

  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我和妈妈选择在晚餐后去夫子庙走走。入夜的夫子庙,退去了白日的喧嚣和浮华,让人感觉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就这么走了吗?我们不甘心呀,我们三人疯狂地摇树,希望奇迹会出现,可摇下来的只是一片片树叶……

  走着走着,风儿竟把我引到了家门前。我向四周张望着,春天果然来过这里!玉兰花雪白雪白,开得格外旺盛。玉兰树上也并没有多少花苞。一出门就可以看到满树的玉兰花,闻到玉兰花的清香,心情怎能不愉快?这时,那个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来呀,来呀。”春风又向门口吹去。

  不一会,我们就来到了公园里。春风带着我们走入一片迎春花和桃花包围的草丛之间。我们开始植树,一会挖土,一会浇水,忙得不亦乐乎。每一棵树苗在阳光下茁壮成长时,春姑娘现身了,甜甜地对我们笑着。阳光洒在我们身上,我们和春姑娘一起跳呀,笑呀,很久很久……

  绿的种子撒向土地,长出青色的小草……小草是春天的使者,春风一吹,小草就迫不及待地冒出了嫩绿的小脑袋,好像在尽情地呼吸着春天的香气,真是“春风吹又生”啊!看到这嫩绿的青草,我由此想起了荷兰翠色欲流的大草原。绿是个伟大的画家,真不知道他是怎样调出这迷人的色彩的。如果再浓一点,就不会像这样清新柔美;如果再淡一点,就不会像这样生机勃勃。

  横在山之陬,水之滨,江南烟雨里,北国风雪中;它就那么简简单单,潇洒出尘的“——”撇。这,是乡野的桥。

  突然何康同学看着语文书,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指着习作2惊奇地说:“莫非老师是想让我们写习作2。”我故意说了第五课里的一句话:“这显然是蓄谋已久的挑衅行为!”朱怡立马说我用词不当。我立刻反驳,但班长刘木易却在纸上写上了我的大名。可再瞧瞧那些同学讲的比我还大声,有的还打架,却只记我。我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刘木易撕成碎片,再放到脚下踩个一万遍,但我确实讲话了,只好忍气吞声。

  来到五马渡广场,我们特地找了一片空旷的草坪,开始操练。最初一些简单动作,在空中前、后、左、右、上、下飞行,我都顺利完成,也引来了一些人的围观。这时我的“虚荣心”爆棚,有些忘乎所以了,开始尝试高难度动作——空翻,我左翻右翻,没想到飞机竟越翻越高!这时江边吹来一阵“怪风”,飞机借风势,天哪!我的飞机失控了!

  轻轻地放下脚步,留意着身边,惬意而又惊讶地发现,这个世界,有多少处地方,值得我们眷念?

  我是什么时候发现它的呢?已早忘了。似乎是在某个下着淅沥小雨、空气中泛着阴寒的早晨吧。但发现它之后的事我倒是记得真切——那无意中的一瞥让我心中讶然一惊:居然有花要开了!这种惊讶中包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要知道那时笼罩在南京城上方的还是如死一般的冰冷与寂寥。

  你看那位归隐的诗人,当他带月荷锄归,又在桥下清且浅的溪水里濯足,洗去躬耕的汗尘与劳累,洗出一腔旷达的胸臆。桥,载着他陶然自乐的心境,载着他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骨与气节。小桥的古朴、空灵,与流水舟楫、渔歌号子,以及岸边的草屋农舍、牧童的短笛紧紧相连。总能拓印出一幅古老、宁静的田园风景画,成为诗人忧思的解脱。张继进京赶考落榜之后,驾一叶小舟摇到姑苏城外枫桥边停泊,那秋月、那乌啼、那红枫、那渔火、那江桥,正与寒山寺钟声,撞击在张继的心坎上。于是他推枕而起,写下“枫桥夜泊”四字,让自我情绪得到释放,让世世代代游客有寻梦的地方。如今,在喧嚣的繁华都市,人早已身心疲惫,更多人流连小桥流水边,感受自然的野趣,在山野的桥上,体会桥的旷达,寻一份属于自己的淡淡心境。

  我顺着春风往前走,不知不觉出了校门。迈出校园没多久,我就又发现了春姑娘的脚印:一株小小的荠菜花。远处的一片竹林,怎么会这样绿?“来呀,来呀。”春风再一次带着我向前走。

  到了第二节课,李老师来了,他公布了“老师去哪儿”的答案。正如何康所说,线,内容就是“老师不在场的时候”。同学们都很气愤,我却来了一句:“看看吧,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行在古道的元朝诗人马致远遥望故乡,“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不仅是路的延伸,更是一种凄美的亲情。在那细雨蒙蒙,柳色青青的渭城早春,唐代大诗人王摩诘在灞桥头与友人依依惜别:“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桥,演绎着多少似海的友情。而历尽人生坎坷的南宋诗人姜白石过垂虹桥时‘诗兴大发’:“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岭路,回首烟波十四桥。”也述说着几多爱情的故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