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潇不幸运飞艇娱乐:是女人的“毒品”她更像是“毒贩子

发布于:2018-01-10 作者:admin 浏览人数:

  她上过芒果台《天天向上》,还参加过《非你莫属》,她被诸多媒体采访报道,她的这一切被人们所周知,人称潇洒姐。当我们要采访这样一位别致的女人时,内心其实是忐忑的,因为自身已经不知道还能和她再聊些什么,还能再问出什么东西来。

  为了对她有更多、更深刻的了解,便买了她出的三本书《女人明白要趁早》、《三观易碎》、《和潇洒姐塑身100天》开始阅读,也在网络上搜寻她所有的视频,比如访谈类、娱乐类等等,以及浏览了一遍她的新浪博客微博。在种种“人肉搜索”的行为之下,我被她富有活力和战斗力的思维和举止所感染并影响,渐渐地我从一个采访者变成了仰慕者,那种仰慕的感觉,就好像她是一种毒品,一旦沾染触碰上就怎样也戒不掉。原本以为对她有一个这样的主观判断应该算是正确的,但采访完之后发现那样的评价太过片面肤浅。

  潇洒姐之所以潇洒,是因为她一直在寻求一种能够让自己持续的有战斗力,这种战斗力可以是一种方法、一种精神、或是一个事件。然而这种战斗力,是外力所给不了的。就像是我们有时会形容一个人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但这个鸡血是不可以被打进去的,只能在自己的血管里分泌和流动。那么同理,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就还是要看天赋和自己成长来决定。

  她讲述了一个“magic pill”的故事,就在今年6月份她去台北跑马拉松,活动上她认识了一个老太太,而且这位老太太还是跑世界奥林匹克马拉松的冠军。那个老太太当时说的一席话王潇感觉特别棒,老太太说有一种东西叫做“magic pill”,神奇药丸,灵药。老太太说她之所以跑步就因为跑步对她来说就是“magic pill”。她每天跑步十公里,她也有情绪低落,身体不适,或者种种,但是都能通过这个“magic pill”来治愈,老太太了找到了自己的“magic pill”。

  王潇当时听完的第一反应就是她也找到了。和老太太不同的是,王潇的“magic pill”不是运动,也不是具体的某一件事,而是每天有那么一到三个小时,至少一个小时,是让王潇能够在单位时间内,专注在一件或几件能让她持续知道自己更丰富、更体验更多的事上,这事具体是什么并不拘泥。王潇认为除了她和老太太, 很多人都是希望自己有这种灵药的。就像女生都曾经幻想过一夜变美一样。我们也幻想中有这种灵药。所以说它是毒品也不为过,因为它可以让你肾上腺素上升。让你分泌内酚酞,让你分泌多巴胺,人就会处在那种亢奋的状态,就是能让你处在最好的自己那个状态。所以,王潇是从自己的身上找。然后,她在别处没有找到,最后的论证还是在自己身上。

  潇洒姐王潇并不认为她是其他人的“magic pill”,或者说肯定不完全对。王潇认为每个人他想借助外物找,是特别短暂的,是暂时的。 如果一个人想找到类似“magic pill”这种毒品的东西,他得从自己身上找到。而王潇能提供的是思考方法,她是怎么找的,她是怎么找到的。那每个人也可以利用他们自己的思考方式找到自己的,归根结底“magic pill”产生于自己身上。

  所以说潇洒姐不像是一种毒品,她更像是一个“毒贩”带人们寻找到毒品的引导者。

  YOKA男士网独家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与其说女人需要一个引领者、鞭策者,莫不如说她们需要一个能让自己喜欢、羡慕而还不会去讨厌、嫉妒的刺激者,刺激着自己可以变的更美好,刺激着自己可以通过努力行动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杨澜李静就是作为这样的刺激者,她们就有一大票拥趸的粉丝们,而现在的王潇,在许人们心中也是有着同样的影响力,一旦接触或者间接知道认识了她的人,就会变成王潇的党羽,面对众多人的喜爱、追捧王潇也会有阶段性的压力。

  其实她最早做播音员的时候,那种衣冠楚楚、冠冕堂皇她也瞬间就红了,但她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脑子的人,如果别人不让她用脑子的话,她会觉得不爽,所以那个时候她觉得做播音员可能不是她的人生道路。后来王潇开始写书时候,又做了女性励志的“趁早”这个品牌,她没想到书和“趁早”会畅销,在这些事情发生的过程中,都是她意料之外的,王潇说它们属于应运而生的,顺势而为的。王潇的一生是为过的爽,活的真才能活的爽,以活的爽为准绳。

  所以在这过程中,王潇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到达一个境界。这境界是什么呢?就是到达王潇自己希望的率真状态,她认为她的整个成长中还是比较率真的。首先在前若干年王潇没有观众,其次王潇没有体制,没有领导。这些因素夹杂在一起就特别容易率真起来。一个完全按照市场、服务产品决定自己的生死。但是现在的王潇有很多的读者。潇洒姐王潇跟他们大家东西,是和艺人不一样的,艺人是表演出一个状态,但王潇这个可都是真的。

  所以对于王潇来说的压力是什么呢,她自己举例说,如果一个女生她想做美容天后,她可能到四十、五十的时候,她必须用她的不老,来论证她的这些美容技巧是正确的。而王潇这种玩励志的相比起来更可怕,因为王潇必须用自己的人生励志,来论证这一切是正确的。王潇的压力不爽别人给她带来的,而是她自己给自己的,因为她相信自己写的东西,它不是瞎编的,理论上王潇活在这个良性的循环生活里,她觉得自己活的不会太糟,或者太出圈,但似乎这又不太可能,因为这不科学。所以这些是需要王潇去论证的,当然她自己也想要持续论证,王潇是那种不管有没有人围观,也会去论证它,当然,要是有人围观的话,那王潇更加觉得要去论证它。这种压力就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刨了个坑,然后跳进去,再不断地去挖土,费时费力,越挖越深,还好潇洒姐自我救赎的功力也很强,所以这种压力也是阶段性的。

  面对众人王潇是特别完美,感觉她一直在苛求着自己要更好、更完美,但事实上她并不认为这些属于是对自己的苛求。

  “因为我知道我有人性的弱点,比如说早晨起不来,然后起早就想撞墙死啊。再比如说她也会在某一段时间内状态不好,精神不好,或者是把事情做糟了,也会抱怨,会不高兴,这些她都没有办法去回避。但正因为我知道自己的人性弱点,所以才设计出什么规划、表格,帮她自己去校正它。你说是苛求吗?我到觉得不是。你说这个奥运会干嘛举办?不就为更高更快更强嘛!就是所有人性的需求,只不过我找到方法把它能直线。就是我明知道我不行。比如说这个标准是10,我做了半天才是8。我知道我不行,但是我找到好的方法对吧。我就能冲一下11。这下人就显得完美了。要各种冲11呢,整体来看综合指数就高了,显得可完美了。我非常清楚我是从8起步的,而且一不努力,我就会掉到8。所以这种状态,总是想更高更快更强一点吧。这种状态下来,呈现出来的就会接近于努力去向完美去进步吧。但是一直没有达到过,我不认为有人达到了。”

  其实女人不断地去改变和规划自己,也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地有魅力,与此同时能让男人觉得其自身也散发着魅力,那就更好不过了,对此

  “ 有魅力的人很多,魅力的方法也不一样,王潇觉得有魅力的人有几个共通之处的,比如第一:比较真诚,率真的,然后性格比较饱满的,那种掩饰自己和装的人不太容易有魅力。第二,在我们这个系统理论里倡导人保持身材,变好看,那这个女的她又真诚又好看的话,很难没有魅力。就好看这一条对于广大直男来说就已经算是有魅力了。真不真诚都是再说。所以短暂的魅力靠外表就可以获得,持续的魅力可能要靠她的性情来获得。还有第三点,我个人觉得任何人,无论男女都喜欢独立人格,独立人格要靠完整的思考方式和经济独立来支撑。我认为所有的男性,都不排斥经济独立的女性。”

  在我们看了王潇行行种种的言论、报道以及她撰写的微博和博客,觉得她对待事业与生活中更偏向男性的理性逻辑思维,甚至比男性更强。

  “这年头,人和人的强弱已经不从体力上去区分了。人的性别的差距是模糊的。也就是说呢,人与人具体的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差异,早就远远的大过了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差异。这事儿呢,已经没有人值得拿性别说事儿了,我觉得这个特别好的。那作为创业女性或男性,出来做事儿的话。你什么东西让别人会认为你是个好的创业者,会是个好的做事的人。别人会说你什么,讲道理、靠谱,言出必行,你说这些好的形容词里跟性别哪个有关系,它就没关系。然后在做事儿上,觉得你理性、有条理。但是最后说你这个人好,有义气,讲江湖道义。这个也跟男女没关系。但是通常由于在靠体力拼杀的时候,早些年间都是男人出来做事儿。所以大家会把这些安放在男性身上,就显得好像成了男性的品质。”

  “优秀的人应该有同样的品质,应该追求这品质。那你要说女性有没有天然的弱势,有。比如情绪化,这是她的生物性决定的,然后就是感性化,看东西格局不大,但是看东西格局不大是女人自己的错吗?不是,是因为上一辈培养的时候,因为把她当女的,就没有往大里培养。吃过见过有限造成的。我希望我更棒,在追求过程中我没想过性别,我就想更靠谱,更渊博。我想获得自由,因为自由能让人更率真。我想获得更多的自由吧。这个事情在过程中,我是没想过性别的。”

  当你在仔细查看王潇的博客和微博,不难发现,被她曝光最多的是的女性好闺蜜,“男朋友”少之又少,然而也就是这些极少数的男性朋友都说她未来会成大器,不过具体是什么大器,也没告诉她。但是因为他们也是在传统价值观裹挟之下长大的,所以他们对女性的认知永远带有王潇所反对的那一部分。

  “比如他们会说,你要做多大?真的要做大吗?为什么,你作为一个女的,何必要做这么大呢。我就直接不爱听了,所以也没有继续探讨过。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男性跟我聊天的基础,还是因为我相对率真一些,因为这样聊天不累。但是很有可能跟我聊天的过程中呢,体验不到他们在传统女性上面的,被撒娇、或者是智力优越这种东西的话。他们会少点乐趣,但是会获得其他的乐趣。所以,这个真要解释得问他们,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的男性朋友是有限的,在前些年只有两类男性愿意和我交往。一类是大叔,一类是更年轻的男生。江湖上称小鲜肉。不过在这两年和我同龄的男性反正愿意和我聊天了,我在想可能我到35岁的时候,这一代男性也成长起来了。”

  聊完她的男性朋友,还想顺延问问她这样别致的女人会欣赏什么样的男人,但因为男人的种类太多了,所以她没有办法对男人一概而论的去评价。不过她比较欣赏,爱清洁、身材好、有趣、够胆、刚柔并济、嗓音动听的男性。她喜欢的男性有两种,一种是真牛,一种是真率真。王潇觉得一个做企业的前辈是值得被敬仰的,因为这个人要很多的跌宕起伏,看问题才会直达本质,而这些本质可能王潇觉得会花费5年的时间才能学到它,所以这类人是属于真牛。而第二种相对于第一种比较纯真,是那种能够坦诚的表达,这一点王潇比较喜欢,因为在他们聊天交流的时候,王潇才不会觉得累,她认为纯真是更难得的,她更喜欢纯真型的人。

  如果你认为:作为一个时尚杂志的主编可以和百八十人做朋友,那你就错了,对于王潇来说,百八十人只能算是认识,不能成为朋友。王潇觉得人脉这个东西,很多人把它妖魔化了。

  “什么叫人脉,我和你换了名片叫人脉吗?我跟你吃了饭叫人脉,还是我手机里加了你的微信叫人脉?这都不算人脉。我跟你上了床都不一定叫人脉。人脉是什么呢?人脉是我们互相了解、互相认知,你知道我要干嘛,你知道我要去哪儿。我也知道你在干嘛,你在去哪儿。然后从商业角度来说,有用的人脉叫什么?是当有一个机会来临的时候,我知道你在哪儿,我记得你在干嘛。这个对你很不错,你们可以双赢。我觉得你干能干好,你也能挣着钱,我这边也会对你有利。我拿起微信问你,打起电话打给你,这才叫人脉。就是在机会来临的时候,我能想起你,并认同你。在这个标准之下,大家普通的认识什么都不算。所以我觉得既然不算的话,就不对人造成困扰。我希望的是在我认识的人群中,我有充分的时间和机会能够和人们聊天并互相了解,但这个就是因为你时间有限就比较难了。但是如果能有互相了解的机会,我觉得挺值得去了解的。因为人有很多样,世界就靠人来支撑。每个人都是打开通往世界的一扇门。这就需要刚才说的,人们要率真、坦诚。否则大家都是假的,那我怎么了解你,还是不了解。”

  有文章报道说苏芒邀请王潇去《cosmo》任职,主要概括两大点,一是看重她的创业者思维,二是因为她还是一个自媒体管理者。如果说经过万事万物都要总结一下,那么现在王潇已经任职几个月了,这些观点在王潇眼中似乎还没得到论证,因为她认为这是一个商业规律,相对六个月才能看出一个端倪,不过在王潇心中有几点是希望由她来论证的。

  “比如说一本杂志,它是一本杂志对不对。但是它在发展的今天,它既是一个媒体发声地,代表着一种价值观和态度,代表着一群人。它更多的是一个商业组织机构,一个杂志。它是生产内容的,它同时有用户,它同时有品牌价值。内容与品牌价值都可以用来变现。如果我们把《COSMO》或类似这种刊物视为一个商业组织机构的话,那玩法可就多了。但是在此前的《COSMO》包括时尚集团旗下的刊,相对的收入、营收都比较单一。所以我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说呢,我做过B to B的公司,我连续创业又做了B to C的公司。所以我能够尝试在这个平台上,它有什么可能在这个时代的玩法。我不是一个自媒体,其实我是一个自商业。那么我的自商业能不能取得成功,因为刚一年。但在短暂的一年中,它可以视为成功的,因为它是从零到有这个过程,你看数字增长上还是比较漂亮的。但就这件事儿来说呢,它是不是会移植到《COSMO》或者说一个杂志。来让它有人格,来让它内容和用户、品牌价值都作为营收手段。提供更多的产品可能性呢,这当然是有的。但是我需要用时间去论证这件事,还在论证过程中。”

  “你说你要是作为一个上下班的女性,你早晨9点钟赶到办公室,这还在外企。晚上6点钟下班,然后赶到家7点钟。我真心的觉得,这个被卡死的时间里面,早晚共处的时间,是有限的。其实我也差不多,我也是早上能够抱一下,晚上能够玩一会。但不一样的是,我时间大部分还是自己能决定的。尤其是在我没在犯错之前就更是了。我就说老娘不怕,老娘就要在家陪孩子,谁能拦着我啊。对吧,其实是我个人选择的问题。所以这个情况下,纯看我怎么选,没有人拦着我。包括就是在来到《COSMO》,其实我的时间是灵活的。那就看我的选择吧。所以这不是一个平衡维系的问题,当我在这个时间内我觉得谁更重要我就选谁。那就好办了,比如说这一个月,我觉得我的女儿好重要。我就会把时间切分给她。所以我觉得,没有外人想的那么苛刻和觉得忙不开,真的没有。还有一个我觉得,对于我的女儿而言。我从来不认为你生育之后,你选择生育,就是选择为她牺牲。但是我觉得你选择生育是什么呢?我希望我这个女儿长大以后,我不要跟她说,你看妈妈为了你牺牲了什么什么,所以你要成为什么什么。这多恶心啊。我希望我女儿长大后,我女儿会看着我想,我妈妈成为了她自己,所以我也能。这才是言传身教吧。”

  但是如果将来王潇要再生一个儿子的话,这个言传身教稍微难一点,因为他性别是相异的。

  “我是希望他能够不经历,不像我一样,经历20到30岁这么多年的,关于人生、兴趣和事业的找寻期的。我希望他像我刚才说的那种幸运的人一样,能一下找到彼岸。所以我能做的就是,无论他天赋是什么,因为我很难讲我把他培养成什么样。看他的天赋。但是我觉得我能够做的,就是充分的展示观察天赋吧。然后我让他在,在他很小的时候,或者在他未成年之前。充分的让他尝试多样性,就是多走多看多吃多见嘛。然后就能早一点找到兴趣。兴趣会给人巨大的存在感吧,或者说你的没白活。我希望他觉得没白活。这是我能给到他的东西,就是充分的开放的眼界。所以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但是我不会跟他的天性背道而驰吧!那样都挺痛苦的。”

 

返回顶部